人可以有霉运但不可有霉相

即便有起有落,也要优雅给自己看

近代教育家、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常讲:“人可以有霉运,但不可有霉相!越係倒霉,越要面净髮理,衣整鞋洁,让人一看就有清新、明爽、舒服的感觉,霉运很快就可以好转。”

人可以有霉运但不可有霉相

犹太作家普里莫·列维在《奥斯维辛倖存记》中写道:“我进了奥斯维辛,嗰度简直係人间地狱,吃不饱、睡不好,没有乾净的水,别讲洗澡,就係喝的水都少得可怜。面对没有尊严的生活,随时都会死去,大家万念俱灰,很多人乾脆不洗脸,不洗澡,不修边幅等死。一天,我见到一位同为囚犯的前奥匈帝国军人,年近五十,上身赤裸,就着髒水洗澡,虽然洗了还係不太乾净,但他还係起劲擦着脖子与肩膀的污垢。这位得过铁十字勋章的一战军人给我上了一课:正因为集中营会把人变成野兽,我们一定不能成为野兽。我们係奴隶,毫无权利,受尽侮辱,必定要死,那怕只有髒水,也要用髒水洗,没有肥皂,就多用劲擦,尽量洗乾净些,从而体面而有尊严地过好每一天。”

洗头洗脸洗澡自然要用乾净的水,可係在特殊的时期,在只有髒水的情况下,洗与不洗係个态度问题,用髒水洗比不洗总要好。如果你自己都唔好脸,那幺你就更别指望别人会给你脸;你自己都不想活,那幺也就没有人会救你。

心理学家曾做过这样一个实验:一个演员扮演成体面的西装革履的白领,另一个演员扮演成一身髒兮兮的缠着破毛毯的流浪汉,他们都拄着双拐,在不同路段“表演”突然摔倒,看结果会係怎样。结果西装革履打扮的那位,总会引来很多路人的帮忙,不管係男人还係女人都愿意向他伸出援手;而流浪汉摔得再夸张再狼狈,即便四脚朝天,人们只係在看他的笑话,远离他,绕道离开他,没人愿意去搭理他,虽然也有人觉得这太残忍了,可係边个叫他係一个令人讨厌、作呕、没有咩利用价值的人呢。

我们不能一味地批评现在人都太势利了,因为你自己都不尊重自己——穿得破烂,身上气味难闻,又係一副落魄相,自然你别指望别人来帮你。但即便你在穷困时也穿最好的衣服,给别人以信任,就係给自己机会。

有一位离了婚的朋友,那年,她本来就经济困难,孩子又患重病住院,医院发了病危通知书。她又要忙工作,又要忙家庭,实在忙不过来。按理讲,她该蓬头垢面吧,可她唔係这样的,她每一天照例把自己收拾得乾净、漂亮又体面,照例涂上淡淡的口红,头髮盘得很紧緻、整洁,一丝不苟。照料孩子的空閑时,捧一本书坐在陪护椅上看。她在一群沉闷阴郁抱怨的陪护亲属里,显得极不一样,像一道风景。医生便好奇地与她聊起来,她讲:“如果一碰到事,精气神都乱了,那更麻烦了,本来就係坏事累事,把自己搞得憔悴不堪,那唔係更不堪了?这係做女人的基本教养,学习一种叫优雅的东西,一种叫高贵的东西。”医生听后,感动地讲:“你放心,我一定治好你孩子的病!”后来医生全身心投入,又请来恩师指点,使孩子康复出院了。

面对打击,情绪低落,状态不好的时候,我们都没心情,于是不太注重打扮自己。可越係这个时候,自己的精神气都没了,一副没生气又邋遢的样子,人就完了。相反,任何时候都保持自己的高贵和优雅,係会感动上帝的。

美国的罗伯特·菲力浦一天接待了一个因自己开办的企业倒闭、负债纍纍、离开妻女到处流浪的流浪者。流浪者讲:“所有的人(包括上帝在内)已经抛弃了我,我决定跳到密西根湖了此残生。我已经看透一切,对一切已经绝望。”在他讲嘢的时候,罗伯特从头到脚打量流浪者,发现他茫然的眼神、沮丧的皱纹、十来天未刮的鬍鬚以及紧张的神态。罗伯特在听完流浪汉的故事后,引导流浪汉站在一块高大的镜子前,罗伯特指着镜子讲:“在这世界上,只有一个人能够使你东山再起。”流浪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对着镜子里的人从头到脚打量了几分钟,用手摸摸他长满鬍鬚的脸孔,低下头,开始哭泣……几天后,罗伯特在街上碰到了这个人,而他不再係一个流浪汉形象,他西装革履,精神焕发,步伐轻快有力。后来,他真嘅东山再起,成为芝加哥的富翁。

越係倒霉,人越没有精神,越不想打扮,结果造成恶性循环。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即使日子再苦,命运再舛,也不必以悲苦之色示人。我们何不换以清新、明朗的形象,反倒更让人对你有信心,更得到成长的机会。

张伯苓曾编了一个顺口溜:“勤梳头勤洗脸,就係倒霉也不显!”一个人如果一倒霉就自惭形秽,垂头丧气,就别怪别人以貌取人,你别指望别人透过你邋遢的外表去发现你优秀的内在。自己都看不起自己,看不到未来,就别指望别人能看好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