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已成往事,但影响一直都在。Iverson到底改变了联盟什幺

艾已成往事,但影响一直都在。Iverson到底改变了联盟什幺

如果让人一句话总结Allen Iverson,大多数人的回答都会说:「他是货真价实的NBA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。」

这位来自乔治城大学身高6英尺体重160磅的球员在NBA历史上场均得分第七,场均时间第四,仅落后于Wilt Chamberlain,Bill Russell和Oscar Robertson。据ESPN Stat& Info,他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6英尺以下,场均得分超过20分的球员。儘管要和Kobe Bryant,Shaquille O’Neal以及Michael Jordan这样NBA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们同场竞技,这位小个子的76人传奇从来不向任何人低头。

同时很重要的是:不管和什幺体型的球员比,Iverson是对NBA历史影响人之一。他永不休止的战斗精神激励了一代斗牛犬式的小个后卫,如洛杉矶快艇的场上指挥官Chris Paul二月在球队官网上对Rowan Kavner所说:「我特别喜欢他带伤却仍然奋勇作战的劲头。我也愿意像他一样。」快艇总教练Doc Rivers应和Paul的话对Kavner说道:「他给了那些年轻,小个子,速度惊人的后卫球员带来了希望。我是说尤其对于像Ish Smith这样子的——我曾经算是个常规体型的控卫,但是我比他们大只多了。」

「我认为他改变了这项运动。」来自费城的球员Maalik Wayns在2013年12 月,Iverson正式宣布退休大概一个月之后对快艇官网记者Eric Patten说,「我就是一个小快灵活型的球员,而(那些小个子)就是我在NBA的模板。Iverson就是那个激励着我的人。」

除去小个模仿者军团,AI在场下给联盟带来了更大的的影响。在他进入联盟以前,嘻哈文化只是很边缘的存在。在90年代Dennis Rodman给世界看他满身的纹身,但是Iverson把嘻哈真正带进了NBA。他穿着打扮,从鬆鬆垮垮的服饰到地垄沟式的髮型,让联盟不得不直面城市文化。

当Iverson在菜鸟赛季那次着名的cross over过掉乔丹之后,年轻球员开始模仿他场上场下所做的一切。他的影响简直无处不在,以至于NBA总裁David Stern不得不在2005-06赛季前颁布了着装令——这被被广泛认为主要就是针对AI的。在举办联盟官方活动时,球员们被禁止穿无袖T恤,戴大金链子或者宽鬆的牛仔裤——这些都是Iverson从90年代末到00年代初走上巅峰时候的常规打扮。着装令颁布时,当时太阳队的后卫Raja Bell对记者抨击过联盟的政策:「我理解他们的政策是希望我们看起来形象更友善商业形象更好。但是我们的基础不是这些赞助商,而是广大热爱NBA嘻哈王国的孩子和群众们。」

据Yahoo体育的Marc J. Spears报导,Bell不是当时唯一对着装令不满的球员。金州勇士前锋David West说他记得「好多哥们都不爽」。前活塞球员Chauncey Billups告诉Spears:「这就像球员和联盟的对抗,(这些服饰)是我们的标籤,告诉人们我们这些黑人球员来自哪里,代表着什幺样的群体,以及我们的嘻哈文化。」有些球员称着装令为「AI规则」,Billups告诉Spears说,AI本人也同意这个观点。

「我知道这些规则是为我制定的。」AI去年告诉过Complex的Sean Evans,「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一点。颁布着装令并不是因为我这样穿着,而是大家都开始这样穿。这些哥们都愿意这样穿。他们愿意去纹身去按自己喜好穿衣服戴首饰,但是大伙并不知道这些对公众的影响。」

儘管Stern的着装令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球员们场下的着装选择,但是Iverson带来的潮流一直延续到今天。据《纽约客》的Jay Caspian King报导从2001年起,他开始带上护臂来缓解肘关节滑囊炎的影响。但是当他戴着护臂首秀砍下51分并且在当季剩下比赛中场均近35分后,护臂成了Iverson每场必备的招牌装备。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Zolan Kanno-Youngs报导,在15年后的今天,65%的NBA球员至少佩戴一个护臂或护腿。

「我一直说Allen Iverson给NBA带来的文化改变比任何人都大,」Paul告诉Kavner,「他创造了一种文化,他带来了护臂,纹身还有其他的标誌。他对NBA的影响超过了所有人。我也想留小辫子头,因为AI留着。」

正如职棒大联盟(MLB)现在面临的新老两派球员之间关于在球场上展示球员个性的争论,Iverson为这一伐的NBA球员充分展示自我铺平了道路。Russell Westbrook,Dwyane Wade还有James Harden的衣柜足以让Craig Sager汗颜。Damian Lillard在他不用在第四节左突右冲冷血杀人的时候,会化身成为饶舌歌手「Dame D.O.L.L.A.」。没有Iverson,这一切都不可能出现。

「我很自豪自己开创了一些风格,然后人们可以更开放地展示自我,」Iverson在今年早些时候告诉The Vertical的Nick DePaula,「这是体育的意义。每个人都彼此不同。这就是为什幺粉丝们会喜欢不一样的球星。人们都来自不同的背景。如果人人都一样,那个大家会喜欢每一个球员所有的东西。这样也就不会有任何出跳的球星了。这种事情苦乐参半,但是我很开心自己起头做了这事情。」

在《大西洋月刊》2013年的一篇文章里,Bryan Armen Graham把Iverson描述成为一个「90和00年代重要的反文化偶像——一个千禧年左右的民间反英雄,在他开始渗透进主流文化的15年至今,社会影响至今仍然深远。」永不妥协成为他职业生涯的写照—正如他拒绝向球场上的任何对手低头,他在场下也一样保持着他的骄傲。

「在职业生涯中,我为了保持自我而遭受了很多挫折,」他在2013年10月退休的记者会上如是说,「对我来说,我的打扮我的着装只是展现了我自己。但是现在看看周围,你会发现所以NBA球员有有着纹身。人们以前总觉得罪犯才留地垄沟头。现在警官们也有这留这样髮型的。我用这样一些东西激励了人们。我很自豪我改变了这些文化和这项运动。」

Iverson作为一个小个却是统治级的得分手即将步入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,但是他在场下的贡献也是不可磨灭的。如果没有AI坚持自我,联盟可能更加一团和气,寡淡无味。相反,正是Iverson的存在,鲜明的个性变得如此至高无上,也使得NBA成为今天这样的社群网站现象。

艾已成往事,但影响一直都在。Iverson到底改变了联盟什幺

Daniel Gibson : Iverson 是NBA里的嘻哈始祖